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舆情观察 >

本周关注 | 从“非典”到“新冠”,中国进步了吗?

发布时间:2020-02-04 16:38 来源:中国报道舆情室

综合外媒报道

一场以武汉为中心扩散开来的肺炎疫情,成为2020年开年飞出的第一只“黑天鹅”。而以此次疫情作为一面镜子,可以看出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卫生等方面的发展现状和需要完善的问题。疫情爆发以来,中国国内对湖北红十字会、疾控中心等不乏批评言论,而在国外,中国官方此次对疫情的应急处理措施则得到诸多赞赏。究竟该如何辩证地理解内外舆论的两重天,相较于17年前的SARS,中国有哪些进步之处?

防疫机制大幅提升

新型病毒认定的速度大大提升,从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到官方认定病原体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用了仅仅一个月有余。这样的速度,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回顾17年前的SARS,同样是面对一种未知的病毒,非典型肺炎在中国肆虐了五个月后,才由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一种人类过去从未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正是SARS的病原,并正式将此病毒命名为SARS病毒。

惠康基金会主席杰里米法勒(Jeremy Farrar)认为,SARS后中国内地大幅改革了防疫机制,目前中国的处理方式非常高效,相比17年前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赞扬中国政府在疫情防控中展现出坚定的政治决心,采取了及时有力的举措,令世人敬佩。习近平主席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展示出卓越的领导力。中方公开透明发布信息,用创纪录短的时间甄别出病原体,及时主动同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国家分享有关病毒基因序列。中方采取的措施不仅是在保护中国人民,也是在保护世界人民。中方行动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世所罕见,展现出中国速度、中国规模、中国效率,这是中国制度的优势,有关经验值得其他国家借鉴。

信息公开值得称赞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援引法国历史学家、中国专家,现任法国蒙田大学亚洲顾问弗朗索瓦·顾德明的分析称,中国政府为了控制疫情蔓延到其他国家采取了相对严格的措施。疫情初期,中国政府在应对疫情问题上虽然不是完全的透明,特别是在如何寻找病毒起源上,还没有与外界充分合作,但是相比2003年菲蒂娜爆发期间有所改进。与此同时,一些国内文章批评政府行动迟缓,网友还可以在社交网络平台检举地方官员隐瞒疫情,这些都是积极的改变。

不可否认,疫情出现前期确实存在信息披露不及时的问题,而且8个医务人员因第一时间将疫情定为SARS还被定为“造谣者”,但随着疫情管控工作从地方转入中央,信息的公开情况也在变化。在及时公开透明发布防控信息方面,不仅各省份有定期的记者通报会,国内主流媒体也进行了24小时滚动播报。按照“小汤山模式”新建的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甚至“直播”动工现场,4000万网民“云监工”。可以说,从病毒的传染性和危害性,到病例的及时通报,再到医护人员的感染情况,以及各地防控措施,都在向公众公开。

在严肃追责缓报、瞒报、漏报方面,国务院办公厅和中共中央先后印发重要通知和文件,强调对不敢担当、作风飘浮、落实不力的,甚至弄虚作假、失职渎职的,要严肃问责。雷霆大动作下,不少官员应声倒下,第一时间被问责。而对于社会关切的问题,如湖北红十字会风波,再如中国科研人员在国外核心期刊发表论文的争议等,政府也做到了快速回应,网友纷纷感慨“太快了”“秒回”。

科学启蒙仍显不足

《联合早报》评论道,与其他体制相比,中国体制的动员能力无可比拟。SARS危机之后,中国公共卫生体制有了实质性的进步,这也是今天人们对体制抱有信心的根源。不过,尽管SARS疫情改变了中国的公共卫生体制,但没有改变人的行为。人们的科学素养还尤待提升。先不论滥食野生动物的行径,即使在全国上下全面展开疫情防控工作的时候,一些人仍然无动于衷,照常行走于大街小巷,走亲访友,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至于是否会感染病毒,则以“运气”来解释。数不清的谣言更是满天飞,自媒体凭自己丰富的想象“报道”疫情的发展,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吃什么就可以遏制病毒的消息更多。疫情更成为一些商家推销商品或哄抬紧缺物质价格的机会。各种愚昧的行为表现得淋漓尽致。

《联合早报》援引广西社会科学院东南亚研究所副研究员杨超的评论称,在当前抗击疫情的战役中,对待同胞的方式也是对人类文明的考验。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隔离确有必要,也是阻止疫情传播的最有效途径。但现在的情形是,很多人把湖北人当做一个潜在传播病毒的群体另眼相看,酒店不让住,路不让走,更有甚者索性封城、封村、封路。所幸的是,也有中国人发现不能如此对待自己的同胞。广东、广西、云南等地政府先后出台通告,给湖北籍人士提供了专门住所。这些举措既能保证病毒不再无序扩散,也能温暖人心。是选择相信“他人即地狱”,还是互相尊重、互相关怀,将是人类文明素质与修养的试金石。

时事评论家郑永年分析道,在危机时刻,人们总是期望超人的出现,英雄的出现。但如果把希望寄托在超人和英雄,而社会表现出集体无知和集体无能,那么会是这个社会的最大悲剧。中国是一个超大社会,没有任何一个超人或者英雄能够救得了整个社会。他呼吁,社会的拯救需要社会中的每一个人负起社会责任来。当每一个人对社会有担当的时候,这个社会就是一个生命共同体。

分享到:0

责任编辑:王子晗

首页新闻中心高峰论坛智库研究企业案例企业交流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中国报道杂志社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7311号 电子邮件: chinareport@foxmail.com 法律顾问:北京市善邦律师事务所 贾敬伟 施晓群

电话: 010-68995855/68995939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 189号 京ICP备08103425号-5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