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舆情观察 >

头条报道 | 彭博社:武汉不会成为中国的切尔诺贝利

发布时间:2020-02-18 16:34 来源:中国报道舆情室

2月3日,彭博社刊文《武汉不会成为中国的切尔诺贝利》称,同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类似,武汉新型肺炎的影响跨越国界,让千千万万人的生活为之改变。不同的是,中国政府吸取了2003年SARS疫情的教训,虽然在信息披露、物资调配等方面仍有需要提升之处,但武汉不会成为另一个切尔诺贝利,此次疫情也不会像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一样酿成无可挽回的灾难性后果。全文如下(文章为外媒报道编译,不代表本媒体观点):

2019年,美国HBO电视台的迷你剧《切尔诺贝利》将人们带回到20世纪80年代的苏联。1986年4月26日,位于乌克兰北部靠近白俄罗斯边境的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机组突然发生爆炸,造成30人当场死亡,逾8吨强辐射物泄漏。这起核泄漏事故还使核电站周围6万多平方公里土地受到直接污染,320多万人受到核辐射侵害,成为迄今人类和平利用核能史上最严重的事故。

近日从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导致超过400人死亡,感染者遍及亚洲、欧洲、北美洲、大洋洲。一些网友毫不客气地将其与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相提并论。然而,这种比较是有缺陷的。虽然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发生5年后,苏联即宣告解体,一些人甚至认为正是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加速了苏联的解体。然而,事实上,早在放射性碎片大量散落之前,苏联的统治就已经摇摇欲坠。

中国当然不是20世纪80年代的苏联。中国已经从2003年的SARS疫情中吸取了教训,这场死亡人数超过800人的疫情,促使中国的公共卫生体系实现了巨大转变。根据《柳叶刀》的报道,第一个已知的病人早在2019年12月初就出现了症状。中国在当月月底向世界卫生组织发出了警报。虽然第一起新型肺炎死亡病例发生在1月初,但直到1月23日,才出现全面警报和封锁。那时,数百万的学生、农民工和旅客已经离开了武汉。此次事件中,中国采取的应对措施或许比2003年SARS疫情时更好,但仍有需要提升之处。

与辐射一样,这种病毒看不见摸不着,人们对它的了解十分匮乏,这加剧了国内外公众的不信任。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对公众健康、经济发展等来说都是一场危机。但这并不能使它成为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一样的“催化剂”。

在经济上,包括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内的许多人都将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描述为苏联倾覆前的重要转折点。苏联解体的现实原因其实更为复杂。到1986年,苏联经济陷入停滞,并几乎不可逆转地下滑,当时石油价格大幅下跌,导致该国贸易逆差严重。研究者估计当时苏联的国内生产总值增幅不到1%。中国的经济增速虽然在放缓,但离这种危险的状态还很远。参考2003年的经济数据,尽管当年上半年爆发SARS疫情,中国GDP增速仍然超过10%。因此,即使将中美贸易摩擦等相关因素考虑在内,疫情仅会短暂地拖累中国经济,消费的反弹空间巨大。

武汉新型肺炎疫情和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最大的区别在于象征意义。苏联整个体系建立在巨大的军事和经济力量的神话之上,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摧毁了苏联在人们心中的这一形象。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发生后,苏联政府对本国民众和国际社会封锁信息并反应迟缓,加重了生命财产损失,暴露出信息公布不及时、不充分的痼疾。直到瑞典介入,苏联方面才被迫承认该事件的严重性。而在武汉新型肺炎疫情中,中国政府及时地披露了相关信息。

然而,所有这些都不应削弱武汉新型肺炎疫情的严重性,这场危机仍在蔓延。到目前为止,已有400多人死亡,超过20000人感染了这种疾病。疫情的感染人数还在增长。对中国来说,疫情发生的时机也令人沮丧,因为“十三五”计划即将结束,新的五年计划还未开启。不过,中国政府很清楚这次事件带来的风险,武汉不会成为又一个切尔诺贝利。

分享到:0

责任编辑:王子晗

首页新闻中心高峰论坛智库研究企业案例企业交流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中国报道杂志社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7311号 电子邮件: chinareport@foxmail.com 法律顾问:北京市善邦律师事务所 贾敬伟 施晓群

电话: 010-68995855/68995939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 189号 京ICP备08103425号-5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508